中鑫石油拥有国际化的交易平台、交易品种和交易制度,高度重视业务模式的创新,在公平、公正等基本原则下,充分发挥上海国际金融大都市得天独厚的先趋优势,推动“线下+线上交易+移动终端”的战略发展方向,不断提升服务质量,为投资者提供资产合理配置的理想渠道,有效提升投资者的投资收益。

行业资讯

  • 2017年全球原油市场展望:供需将继续在博弈中寻找平衡

    告别多空缠绵交织的2016年,迎来充满不确定性的2017年。

     

    2016年,油价在宽幅振荡中平稳过渡。在持续两年的大幅下跌后,油价已然走出谷底,但再平衡并未如期而至。供需依旧是油市主旋律。

     

    上半年供应中断频现驱动油价大幅上行,低油价对页岩油打压效应显现,美国产量上半年持续下滑;加拿大主要产油区阿尔伯特森林大火造成北美供应进一步下滑;尼日利亚安全局势恶化,利比亚以及伊拉克供应中断持续。全球计划外供应中断量在5月达到年内高点,油价也在6月初上行至年内高位。

     

    下半年供应回升使过剩局面重现。油价上行使美国产量止跌企稳;加拿大供应中断恢复;解禁后的伊朗携大量新增供应重返油市;尼日利亚、利比亚局势缓解出口大增;欧佩克在年底前全力增产;俄罗斯产量飙升至后苏联时代高位。供应大增使上半年油价涨势难以持续,油价止涨转跌,进入宽幅振荡。

     

    欧佩克冻产则是贯穿全年的另一主题。自2月油价探底后,欧佩克便持续传出冻产消息;每逢油价大幅下跌,便有欧佩克成员粉墨登场扬言冻产。其间数次召开会议,多次无疾而终,最后终于在2016年年底达成限产协议。欧佩克深谙市场痛点,在一年的时间里,不费兵卒,仅凭口头之道,便多次对油价成功维稳;而与此同时,产油国实际原油产量却在背道而驰,年内产量持续增加,并在年末达到数年高位。下半年油价的宽幅振荡中,跌势多为供需驱动,而升势则主要由冻产主导。

     

    2017年,油市将迎来多重不确定因素。上半年的不确定性主要集中在欧佩克限产协议的落实程度,以及俄罗斯减产落实程度。下半年不确定性则主要来源于美国页岩油回归进度,以及特朗普政府能源政策的实施情况。据EIA12月月报预计,在各方因素均衡情况下,计入欧佩克限产协议影响,2017年一至四季度全球供应分别为9641万、9747万、9775万、9805万桶/日,全球需求为9581万、9652万、9778万、9783万桶/日,全球库存分别+60万、+95万、-4万、+23万桶/日;油市或在2017年中逐渐趋于再平衡。本文主要从欧佩克、非欧佩克、美国三方面不确定性对油市供需平衡的改变做简要探讨。

     

    欧佩克:托底油价,关注限产协议落实情况

     

    2011—2013年的高油价时期促使以美国页岩油为代表的非欧佩克产油国产量大幅增加。欧佩克市场份额从2012年的42.81%,持续下滑至2015年的39.99%。2014年,沙特宣布放弃机动产油国的油市调节者身份,也意味着欧佩克进入自由增产时代。通过大幅增产打压油价,从而使高成本产能被迫退出。欧佩克的保份额行动初见成效,非欧佩克国家2016年产量较2015年大幅下滑,并在2016年二季度达到低点后开始回升。

     

    欧佩克清退非欧佩克高成本产能代价是全球油价的大幅下跌。2016年2月,油价自108美元/桶高点最低下跌至26美元/桶,跌幅达76%。尽管市场份额提升,但油价下跌使欧佩克自身财政严重受损,高福利政策难以为继,计划中的众多产能扩张项目也无法吸引足够投资。因此,2016年11月30日欧佩克达成限产协议,2017年上半年将减产120万桶/日至3250万桶/日;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可自由增产。3250这个数字在欧佩克供需平衡表中曾多次出现:2016年一季度欧佩克原油产量为3250万桶/日,2016年四季度市场对欧佩克原油需求量亦为3250万桶/日。

     

    由于欧佩克限产决定参考的是其自身供需数据,因此以下主要基于OPEC供需平衡表,讨论欧佩克限产执行情况对供需平衡的影响。欧佩克预计2017年一至四季度市场对于欧佩克原油需求量分别为3158万、3214万、3384万、3317万桶/日。具体分以下三种可能性:

     

    乐观预计下,如果欧佩克完全落实减产,而且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完全不增产,在3250万桶/日的目标产量下,第一、第二季度原油供应依旧过剩92万、36万桶/日。

     

    图为市场对欧佩克的原油需求量与欧佩克的产量(单位:百万桶/日) 图为市场对欧佩克的原油需求量与欧佩克的产量(单位:百万桶/日)   中性预计下,假设其余国家减产完全落实,尼日利亚产量恢复至2016年年初水平,利比亚供应略增,可带来约30万桶/日增量。那么实际减产量约为90万桶/日,产量为3280万桶/日,第一、第二季度原油供应过剩122万、66万桶/日。

     

    悲观预计下,由于欧佩克历来对产量配额遵守记录不佳,以60%的减产完成度计算,欧佩克减产量为72万桶/日;再减去尼日利亚和利比亚30万桶/日的增量,实际减产量为42万桶/日,产量为3328万桶/日,与今年三季度产量水平持平。那么第一、第二季度原油供应过剩量分别为170万、114万桶/日。

     

    因此,由于上半年需求处于年内低位,以上三种情况下,欧佩克原油供应基本可以满足市场需求。接下来则需关注非欧佩克供应情况。

     

    非欧佩克:供应此消彼长,同享油价上涨红利

     

    自2015年的低油价导致非欧佩克产量大幅下滑后,2017年预计将进入逐渐回升通道。除美国外,2017年市场主要增量预计来自加拿大、俄罗斯、哈萨特斯坦、巴西,主要减量来自中国、英国、墨西哥、阿塞拜疆、挪威。欧佩克以限产方式抬升油价最大的顾虑在于,在自身减产期价,其余产油国趁机增产,抢占其市场份额,同时也将对油价形成一定压制;因此欧佩克达成限产协议的条件是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欧佩克国家必须同步减产。为了共享油价上涨红利,促使欧佩克达成协议,2016年12月10日非欧佩克亦宣布达成减产协议。非欧佩克共计减产55.8万桶/日。其中,俄罗斯1—5月逐步减产30万桶/日,哈萨克斯坦在外交压力下可考虑减产2万桶/日,墨西哥、阿塞拜疆、阿曼基于自然衰减量减产10万、3.5万、4万桶/日,参考产量尚未明确。参会的11个国家中,其余国家未明确减产数额。

     

    图为2017年非欧佩克国家供应变化预计(单位:百万桶/日) 图为2017年非欧佩克国家供应变化预计(单位:百万桶/日)   由于除俄罗斯以外其余国家减产量基本为自然衰减量已计入供需平衡表,因此供需变化主要关注俄罗斯减产执行情况。俄罗斯表示一季度逐步减产至20万桶/日,二季度逐步减产至30万桶/日。因此,乐观情形下,预计俄罗斯上半年完全减产30万桶/日;中性情形下,预计上年减产均值为25万桶/日;悲观情形下,假设俄罗斯完成60%的减产量,则为减产15万桶/日。最乐观情形下,即欧佩克完全落实减产120万桶/日,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完全没有增量,俄罗斯完全落实减产30万桶/日,第一、第二季度全球库存仍将增加62、6万桶/日。

     

    美国:页岩油产量回归与特朗普能源政策对油价形成双重压力

     

    2016年,美国原油产量约为886万桶/日,原油净进口量约为736万桶/日;原油及成品油总消费量1966万桶/日,是中国消费量的1.68倍。美国是全球第一大油品消费国,其原油供应仍然严重依赖进口,因此保证能源安全与油价稳定对其发展至关重要。2017年,美国或从页岩油产量回归与特朗普能源政策上对油价形成双重压力。

     

    页岩油对油价的压制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页岩油套保盘对原油期价上方的盘面压力,对美国六大页岩油产区50个页岩油项目调查显示,所对应WTI盈亏平衡油价最低为25美元/桶,最高为63美元/桶,均值42美元/桶。因此50美元/桶可覆盖主要油企成本,55美元/桶开始吸引套保盘大量入场,60美元/桶将使上方压力迅速增大。

     

    其次是页岩油产量实际回归对现货市场的压力。据花旗银行估算,50美元/桶的油价可使页岩油产量两年内增加50万桶/日;70美元油价或将使产量一年增加约50万桶/日,两年内增加160万桶/日。因此油价越高,页岩油恢复速度越快。

     

    最后是美国以页岩油复产对欧佩克进行的口头警告。美国曾多次表示过对欧佩克限产的冷淡态度。大陆资源公司负责人Harold Hamm表示,减产协议将对沙特造成更严重的影响而不是美国,大陆资源公司能够同两年前一样让原油产量翻倍,且成本价格保持不变;如果美国全力投入原油生产,产量可能翻番至2000万桶/天,但是这样做没有必要,因为这会造成原油供应过剩。而代表美国立场的EIA最新12月月报在点评限产协议时也表示,50美元/桶的油价已经促使美国产油商开始增加投资,尤其是在Permain地区;如果油价继续上行,可能进一步加快美国页岩油以及其他非欧佩克国家的产量恢复速度高于预期。

     

    特朗普能源政策实施情况也是美国明年不确定性之一。特朗普鼓励传统能源开发,有意在任期内提高美国油气自主权与话语权,削弱欧佩克在油市的影响力。特朗普能源政策核心是保证能源安全;具体内容包括提高产量、减少进口、扩大出口等。提高产量主要通过开放更多土地和海域供钻探,允许水力压裂等技术手段使用,放开环境监管政策限制等方式实现;减少进口可一方面通过提高本国产量,另一方面则可调节贸易关系,通过恢复中加管道修建,以加拿大原油进口取代欧佩克进口份额。扩大出口则可有利于提高本土油价,打压国际价格。

     

    总结

     

    总体而言,2017年上半年供应和需求同时下滑,下半年供应和需求同时回升,全年或处于相对均衡状态。需求方面相对平稳,供应端变量主要取决于上半年欧佩克和俄罗斯减产落实程度,下半年美国页岩油、欧佩克、俄罗斯的产量回归程度。按中性情形预计,上半年库存或仍处于微增状态,年中需求开始回升时供需或相对紧张,下半年各产油国产量归来时供应压力或将加大。总体过剩库存有望缓解,2017年或将迎来油市再平衡过程。另需关注地缘政治风险及突发供应中断对供需造成的短期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