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鑫石油拥有国际化的交易平台、交易品种和交易制度,高度重视业务模式的创新,在公平、公正等基本原则下,充分发挥上海国际金融大都市得天独厚的先趋优势,推动“线下+线上交易+移动终端”的战略发展方向,不断提升服务质量,为投资者提供资产合理配置的理想渠道,有效提升投资者的投资收益。

行业资讯

  • 原油期货空头骤降破十年纪录 多空搏杀背后现冻产协议“阳谋”

     

    大宗商品投资机构Schork Group总裁Stephen Schork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除了空头回补,更大的逼空动力来自新加入的避险资金。

     

    截至9月1日19时,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徘徊在44.60美元/桶附近,盘中跌破45美元/桶整数关口。

     

    这意味着,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有记录以来的最大一次原油期货逼空潮基本以失败而告终。

     

    一周前,受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可能在9月达成冻产协议影响,全球原油期货市场迅速掀起一轮空头回补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CFTC原油期货持仓数据发现,仅仅在8月2日-16日期间, WTI原油期货市场空头头寸减少了1.14亿桶(降幅达31%)。接着从8月下旬起,空头头寸降幅进一步扩大,8月23日当周WTI原油期货与期权市场投机性空头头寸骤降66247张,降幅更是接近41%,创下2006年有CFTC记录以来的最大单周削减幅度。

     

    在空头头寸骤降的冲击下,8月底,NYMEX原油期货市场上演了一轮逼空行情,原油价格一度从39美元/桶跳涨至最高48.2美元/桶,令原油期货迈入技术性牛市行情。但好景不长。

     

    “不少在45美元/桶上方追涨的投资机构只能陆续止损离场。”ICAP能源经纪机构负责人Scott Shelto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轮原油市场逼空行情之所以盛极而衰,成也OPEC,败也OPEC。

     

    空头大单周削减破纪录

     

    所谓冻产协议,主要是OPEC成员国通过协商削减各国的每日石油开采量,以此扭转当前原油供应过剩局面提振油价,确保OPEC国家获取理想的石油出口收入。

     

    在Scott Shelton看来,这次原油期货市场逼空行情,源于OPEC成员国对冻产协议态度的转变。

     

    8月11日,沙特能源部长明确表示,在9月份OPEC非正式会议上,沙特将与产油国开展沟通,商讨原油市场形势,对话可能包括维护石油稳定所需要采取的行动。

     

    “这番言论令投资机构普遍认为,沙特可能会赞同实施冻产协议。”Scott Shelton表示,此前为了争夺原油市场份额,沙特始终不肯在冻产协议方面做出让步。

     

    在多家对冲基金看来,一旦沙特转而支持冻产协议,这意味着原油市场将从供应过剩转向供不应求,进而引发原油期货市场空头回补。

     

    大宗商品投资机构Schork Group总裁Stephen Schork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除了空头回补,更大的逼空动力来自新加入的避险资金。

     

    “由于去年油价跌幅过大,原油期货一度被多数资产管理机构剔除出避险投资工具范畴,但随着日益扩大的QE宽松政策令欧美国债与股票估值偏高,原油相对低的价格反而重获避险资金的青睐,而原油期货的逼空行情发酵所衍生的赚钱效应,恰恰吸引大量避险资金涌入。”他分析说。

     

    然而,这种逼空行情仅仅维持了数日。

     

    随着本周阿联酋国有石油公司高管与康菲石油CEO先后表态称原油供应过剩局面依然会延续至明年,令金融市场对冻产协议带来的油价上涨预期大幅缩水,引发逼空行情瞬间土崩瓦解。

     

    截至9月1日19时,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徘徊在44.60美元/桶附近,较上周48.2美元/桶下跌约6%,基本宣告此次逼空行情无果而终。

     

    来源:和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