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鑫石油拥有国际化的交易平台、交易品种和交易制度,高度重视业务模式的创新,在公平、公正等基本原则下,充分发挥上海国际金融大都市得天独厚的先趋优势,推动“线下+线上交易+移动终端”的战略发展方向,不断提升服务质量,为投资者提供资产合理配置的理想渠道,有效提升投资者的投资收益。

行业资讯

  • 中国和印度逆袭亚洲石油市场,挑战传统石油定价机制

    汇通网224日讯——亚洲油市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印度和中国炼油企业已超越日本等以往占主导地位的买家成为新的大主顾,挑战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的地位。 

    这种逆转不仅会建立新的贸易途径,也会令亚洲石油定价机制面临挑战,市场新力军会争取进行更多的现货交易、减少长期合约。

    1990年以来,中国和印度在世界石油消费所占份额合计增长两倍至逾16%,接近美国约20%的比例,巩固其作为世界需求增长中枢的地位。

    迪拜商业交易所董事总经理Owain Johnson称,亚洲油市正处于大举流动的时期。

    分析师称,2040年中国和印度的市场份额可能再增加一倍,占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

    亚洲不断崛起的交易商之一是印度石油公司(Indian Oil Corp IOC),该公司经营着11家炼厂,每年的综合炼能为8070万吨(每天为190万桶),占印度炼能的三分之一,几乎与艾克森美孚的美国炼油基地的炼能一样。

    印度石油公司财务主管A. K. Sharma称,原油现货(交易)更具灵活性,而且交易的种类更多。去年我们增加了现货买盘,今年印度正在制订战略。

    这样的变化是以牺牲西方石油巨头的利益为代价的,皇家荷兰/壳牌石油集团就曾于去年12月报怨称,中国企业的踊跃购买意味着亚洲原油价格并没有正确反映市场行情。

    新加坡海峡石油化工负责原油业务的董事总经理Oystein Berentsen称,中国石油企业已成为石油交易的新主力。

    油市格局新特色

    此前,来自日本的亚洲最大石油买家坚持采用长期合约。日本曾经占全球需求的10%左右。

    如今,中国和印度开始领跑,由于相比固定的装运计划,买家更看重成本和交货灵活性,所以现货交易的比重越来越高。

    而且,由于成交量巨大,新买家能够拿到比较优惠的价格。中国和印度每日原油净进口量超过1000万桶,比头号原油进口国--美国多出约300万桶。

    新买家也给市场带来新的特色

    花旗亚洲大宗商品研究部主管Ivan Szpakowski表示,印度比其他许多亚洲进口国更灵活,如果存在获利机会,他们也不介意买入急运货物或滞留货物。

    他还表示,印度将成为最大的石油消费增长源。其地理位置也改变了贸易流动格局。如果看下地图就会发现,中东离印度比日本和中国要近得多,这种船货运输实际算是短途。

    在中国,除了国有石油巨头以外,又有近20家独立炼厂获得进口许可并专门购买现货供应。

    他们的加入正在改变石油贸易的流动格局。中国卖家偏爱更便宜的俄罗斯原油,这也有助于俄罗斯挑战中东作为中国原油进口最大来源的地位。

    新的定价方式?

    并非所有的事情都一帆风顺。JBC Energy Asia的负责人戈里(Richard Gorry)称,这些崛起的贸易商在与恪守规则的国际企业进行最初一些交易时出现磨合问题

    1月份,西方贸易公司维多公司(Vitol)和摩科瑞(Mercuria)原本出售给一家中国独立炼油商的原油船货不得不重新销售,因这家中国炼油商融资失败。本月,另一家中国民营企业以市况变化为由,放弃了一笔从俄罗斯购买6.8亿美元原油的交易。

    中国国有石油公司也经常会将几乎全部待售船货收入囊中,不让其他贸易公司参与定价过程,以挑战亚洲主要定价机制--迪拜普氏收市价(MoC)

    为了避免进一步受到压制,普氏在迪拜普氏收市价的原油供应池中加入更多原油种类,普氏全球石油新闻的负责人恩斯伯格(Dave Ernsberger)说,中国在价格发现中扮演更重要角色完全有道理的

    在上世纪90年代帮助普氏设立迪拜普氏收市价、目前为独立顾问的蒙蒂贝克(Jorge Montepeque)称,旧机制已在消亡,新机制和行为方式的创建已开始。

    中国非常希望在定价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计划在上海推出原油期货。

    DMEJohnson表示,中国显然非常想在定价中有更大的话语权。与此同时,伊朗正在回归市场。亚洲的企业正在寻找新的买卖方式,已达成的协议都在被重新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