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鑫石油拥有国际化的交易平台、交易品种和交易制度,高度重视业务模式的创新,在公平、公正等基本原则下,充分发挥上海国际金融大都市得天独厚的先趋优势,推动“线下+线上交易+移动终端”的战略发展方向,不断提升服务质量,为投资者提供资产合理配置的理想渠道,有效提升投资者的投资收益。

行业资讯

  • 油价蹒跚 石油储备“小步快走”

    中国今年前8个月原油进口同比增约10%,全国各地也在积极建设石油储备库,加快投产步伐。

    国际油价跌跌不休,一度创下6年半来新低。基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原油供大于求基本面等因素,多家机构近期纷纷下调了国际油价预期。低位徘徊的油价给中国增加石油储备提供了有利条件。数据显示,中国今年前8个月原油进口同比增约10%,全国各地也在积极建设石油储备库,加快投产步伐。

    业内人士认为,我国迫切需要建立健全多层次的石油存储体系,适当增加国内原油储备是基于国家能源安全的长远考虑。加大原油战略储备,一方面应该精心规划、加大投入,加大原油储备设置的建设力度;另一方面应加强石油战略储备立法,完善石油储备机制,抓住当前低油价的有利时机,提高石油战略储备水平。

    油价低迷料延续

    自去年6月中旬开始,国际油价便开启了半年多的下跌旅程。8月24日,布伦特和美国原油期货价格更是一度创下六年半新低,分别跌破每桶45美元和40美元的支撑位。

    9月17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现有水平,暂不加息。美联储的决定引发了市场对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9月18日国际油价大幅下跌。纽约商品交易所10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44.68美元,跌幅为4.73%;1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47.47美元,跌幅为3.28%。

    业内普遍认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原油供求失衡、地缘政治冲突以及美元走强等因素是国际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基于此,多家机构于近期下调了国际油价预测。

    花旗集团将2015年布伦特原油均价预期从58美元/桶下调至54美元/桶,2016年布伦特原油均价预期从63美元/桶下调至53美元/桶。2015年美国原油均价预期从53美元/桶下调至48美元/桶,2016年美国原油均价预期从56美元/桶下调至48美元/桶。

    美国能源情报署(EIA)也将美国和全球现货原油价格预期分别下调约10%,预计2015年美国原油价格为49.62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价格为54.4美元/桶。

    彭博社9月18日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分析师及交易员看空本周NYMEX原油价格走势。在接受调查的38位分析师中,看涨13人(34%),看跌15人(39%),看平10人(27%).

    石油储备小步快跑

    低位徘徊、且短期内难见大幅回暖的油价,给中国增加石油储备打开了不可多得的窗口期。

    有关报告显示,到2013年底,我国原油储备的静态能力总计为22.7天,远低于国际能源署设定的不低于90天的安全标准。

    今年2月10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上,国家有关领导人指出,保障能源安全,要明确责任、狠抓落实、抓出成效,密切跟踪当前国际能源市场出现的新情况新变化,趋利避害,加快完善石油战略储备制度,推进能源价格、石油天然气体制等改革,大力发展非常规能源。

    据安迅思统计,早在去年年底,中国在原油储备上便已“频繁出手”。从2014年11月公布国家一期战略储备库数据,到2015年1月发改委出台《关于加强原油加工企业原油库存运行管理的指导意见》,鼓励企业储油,再到2月核准烟台港30万吨级原油码头项目,可以看出,在“低油价”时代以及原油储备“捉襟见肘”情况下,中国对于原油储备的迫切。

    今年前8月中国原油进口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海关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中国原油进口2.21亿吨,同比上升9.8%,与此同时,原油进口均价下跌45.3%。

    花旗估计,中国石油战略储备今年上半年增加4900万桶。IEA表示,中国合计储备能力达5000万桶的两处新设施可能将于今年下半年开始注油。

    安迅思分析师马琛预计,近两年中国石油储备库建设及投产将较为密集。据安迅思调查显示,中石化仪征125万立方米改扩建原油中转库2015年底可以中交,中石化湛江135万立方米原油储备基地预计于2016年投产。此外,在国际油价低位的行情下,商储及国储都在积极储备低价原油。自青岛国储二期于2015年6月中旬投产以来,6-7月累计注油已接近40万吨水平。

    设施立法亟须跟上

    今年1月发布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加强原油加工企业商业原油库存运行管理的指导意见》指出,我国将建立最低商业原油库存制度,所有以原油为原料生产各类石油产品的原油加工企业,均应储存不低于15天设计日均加工量的原油。

    业内人士认为,该指导意见流露出希望地方参与的更加开放的态度,意在推动国储库建设和行业储备提速。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院长、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黄晓勇指出,目前我国石油年消费量超过5亿吨,大庆、胜利、华北等大型油田稳产增产的压力都在不断加大。同时,2014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接近60%,未来还将呈现不断上升态势。加上海上石油运输通道存在一定风险,我国能源安全还存在较大脆弱性。迫切需要建立健全多层次的石油存储体系,确保国内石油市场稳定供应。

    “目前我国适当增加国内商业原油储备,并不能简单认为是对国际原油市场的抄底行为,而是基于国家能源安全的长远考虑。目前国际原油市场产能过剩、市场低迷,我国适当增加商业储备不会造成油价大幅度上涨。”黄晓勇表示。

    今年两会期间,来自中国石化的两会代表也对石油储备给予了高度关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在其两会提案中指出,中国必须提高原油战略储备,保障能源安全:一是精心规划,继续加大投入,加快我国原油国家战略储备设施的建设。二是增加原油商业储存能力。三是加大建设国家原油战略储备和企业商业储备设施力度。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化胜利石油管理局局长、胜利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孙焕泉则呼吁,要加快石油储备立法。他认为,我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仍没有制定有关石油储备的专门法规,石油储备机制尚不健全,建议加强石油战略储备立法,进一步完善石油储备机制,加快石油储备能力建设,抓住当前低油价的有利时机,提高石油战略储备水平。